中国足协糗事大全:分不清6和9 用扑克牌抽名次

蝴蝶扑克牌游戏 admin 2019-11-22 06:41:51 153

  因为主帅未定,故足协想当然的将世界杯预选赛时间定在了非国际比赛日,其结果却是造成海归国脚无法归队。之后因为缅甸局势动荡,足协又提出了两场比赛都在佛山打的建议,结果谈妥了缅甸却忘记了亚足联,最后亚足联一纸令下,国足客场移师伤心地吉隆坡。又一次的弄巧成拙、自摆乌龙,其实细究起来中国足协没少干这种“乌龙糗事”。

  1981年,在世界杯亚太区决赛中中国队取得了六战三胜一平两负的出色成绩,只要最后一轮新西兰不净胜沙特5球以上,中国队将首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而从之前的战绩看新西兰人净胜沙特5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足协不顾国足分组不利的情势——最后一轮要坐观沙特和新西兰比赛,选择提前解散给队员放了大假。

  没成想当时和中国还没建交的沙特人“黑”了中国足球一次,1981年12月19日沙特队在上半时就0-5落后新西兰,最终比分“刚刚好”为0-5,新西兰胜,这样的结果使国足不得不紧急集合备战世界杯附加赛对阵新西兰。

  在81年的条件下,已经解散至全国各地的队员重新集合,舟车劳顿可想而知,加上对阵打法凶悍的新西兰,当时以南方球员为主的国足吃亏不小,结果中国队在1982年1月10日于新加坡举行的附加赛中以1比2败北,痛失世界杯入场券。

  不考虑对手比赛结果就给球队放假,这是足协一次典型的“想当然”做法,看来中国足协爱摆乌龙是有历史传统的。

  1999年甲A联赛第二十二轮即最后一轮,赛前共有5支球队要为保级而战,而沈阳海狮形势最为险恶,只有取胜,而且还要看相关场次比赛的结果,才能确定是否保级。虽然足协在赛前发通知强调焦点比赛一定要公平进行,结果沈阳和重庆的比赛还是比其他场次迟了几分钟开赛,结果最后时刻海狮艾迪瓦尔多绝杀2-1胜重庆,海狮保级成功。

  对于本场异常比赛,足协最后经过了“详细缜密”的调查,最后两队被定义为“消极比赛”,对两个俱乐部处以罚款,同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理,但并没有取消成绩。

  中国足坛元老年维泗曾表示,这起事件与足协工作不细致有很大关系,虽然足协下发了通知,但通知内竟然没有一旦出现违规情况该如何处理的内容,这也造成了事后足协“无法可依”。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本场比赛推迟开赛的原因,据传是海狮工作人员将助理裁判的旗帜藏了起来,事后海狮甚至向足协官员叫板如果让我们降级,我们就把这事捅出去,反正是你们自己的工作失误。

  同样是在99年,乙级联赛中发生了一起更加令人哭笑不得的闹剧。1999年10月,乙级联赛决赛在天津举行,小组赛结束之后,毅腾连铁和绵阳丰谷并列第二名,但只能有一支队伍晋级八强。

  此时工作作风有口皆碑的郎效农主任想出了抽签定生死的方法,具体是让两队代表分选“单”、“双”,然后各从0至9的数字中抽出一数相加,如果和是单数,那选“单”者获胜,如果和是双数,那选“双”者获胜。

  结果在抽签当场选择单数的毅腾教练王军将纸条交给郎效农后,郎效农竟不顾绵阳队总经理李海生在场,当场询问王军数字,王军答曰“9”,随即李海生也答道“我也是9”,正是依靠这个似是而非的9(也可能是6)绵阳队晋级。

  事后毅腾向足协提出了申诉,一时间两个阿拉伯数字“6”和“9”搞的足协焦头烂额,在采访中郎效农也被迫承认规则存在漏洞。此次事件堪称足协办事爱摆乌龙的典型例子,考虑问题不周全,不细致,总是屁股指挥脑袋。

  02年甲A联赛由于考虑到根据净胜球定最终排名容易出猫腻(之前甲B的11-2让足协伤透了脑筋),故制定了一项更为突兀的规定,在本赛季结束之后,积分相同的球队将通过抽签来最终确定联赛的排名。

  结果令足协更加意想不到的局面出现了在当年联赛最后一轮前除了冠军大连早早决定外,竟有半数球队均有可能依靠抽签来决定名次,其中包括深圳和北京的亚军之争,以及辽宁与云南红塔、沈阳金德与上海申花,此外金德与四川大河也有此问题。

  所幸最后一轮足协担心的局面未能发生,仅仅是深圳和国安需靠抽签决定名次,而国安也败给了深圳队的黑桃Q,错失联赛亚军。用扑克牌大小来定联赛亚军,中国足协和中国联赛又为世界足球史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03年甲A最后一个赛季,第二年联赛将改制为中超,足协也制定了一套中超准入积分算法,具体是02年甲A的成绩X0.5+当年的成绩=总成绩。

  结果出人意料的场面出现了,在02赛季中力帆是第六名,但在末代甲A,力帆战绩不佳,当时陕西国力已经铁定降级,力帆和天津争夺最后一个中超名额,按照当时的算法,重庆最后一轮只有输给青岛才有可能压住天津保级成功,而同时天津还要输给上海中远。其结果却是天津取胜志在冠军的中远,结果算计许久的力帆也没有办法保住自己顶级联赛的席位。

  如同当初的“6、9”和抽签定名次一样,足协在联赛中总是爱给我们带来些“惊喜”,比如说输球才能保级。

  2005年国足在德国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前四战全胜,仅仅因为客场负于科威特,净胜球比对手少两个而陷入到恐慌之中,最后一战国足广州大战香港,虽然用尽本事7-0大胜香港,结果却因为净胜球相同,进球数比科威特少而无缘最终的十强赛,这场比赛堪称足协摆乌龙的经典例子。

  本场比赛之后实德总裁徐明也曾有句名言令人哑然失笑“这场比赛绝对不是假球,如果是的话,足协连打假球也出不了线就太可笑了。”这句名言令人大笑之后不禁发人深省。

  01年世界杯亚洲区十强赛中国队的上上签留给了国人无限的怀念,可当龙哥退居后,中国足协在亚足联的线月当传出亚足联将根据上一届世界杯成绩来划定亚洲区预选赛种子身份的消息时,足协还在做着依靠多打国际A级赛,提高国际足联排名以在世界杯分组时捞到一个种子身份的美梦。

  更令人惊讶的是其规则早在03年“多哈会议”就已经确立,而中国足协直到07年还一直认为着国际足联排名才是确立种子身份的标准,足协消息之不灵通令人错愕。

  当世界杯亚洲区预赛赛制出炉后,亚足联对第一轮资格赛的要求是比赛具体时间有比赛双方协商而定,只要在10月8日-28日之间完成即可,足协本可以挑选13、17两个国际足联比赛日举行比赛,这样就不存在海归无法助阵的情况。

  可当时偏偏因为朱广沪兵败亚洲杯后辞职,国足百废待兴,主教练不到位,足协便自作聪明的将比赛时间推到了21号和28号,出发点是为了给福拉多留下更多的集训时间,可没考虑到海外球员无法回归的事实,目前面对欧洲俱乐部措辞强硬的拒征令,足协可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而令人可笑的是本身集训时间就紧张,足协为了“锻炼队员的意志品质”,又从宝贵的集训时间中拨出了5天去军训,而在后期集训中,福拉多和队员们观看的对手缅甸录像竟是过期录像,录像中多名缅甸球员早已不在目前的国家队中,可以说在备战资格赛一事上,足协同样是连摆乌龙。

    扑克牌上下抽牌